新闻资讯
嘉兴援藏25年 ①|此生无悔入西藏
发布时间:2020-10-12

禾点点10月12日讯(全媒体新闻中心 杨明松 徐书棋 朱㑇敏 方广林)

1994年,中央召开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,明确提出“分片负责、对口支援、定期轮换”的对口支援方针,对口援藏大幕正式拉开。

1995年5月,嘉兴首批援藏干部远赴西藏那曲地区那曲县开展对口支援(2017年撤销那曲地区和那曲县,改为地市级那曲市和色尼区)。

至2020年,25年来

嘉兴33名援藏干部接续助力

19名专项人才前赴后继

开满格桑花的雪域高原上

书写太多关于江南水乡的故事

日前,嘉广集团特派记者远赴西藏开展专项采访报道,特推出《嘉兴援藏25年》系列报道,看在“生命禁区”上迸发出的红船力量。

跋山涉水、一路北上,我们来到了离星空最近的地方:平均4500多米、中国海拔最高的地级市——那曲。这里的街道两旁,行道树不及人高,想象中的蓊绿草原也因为时节问题露出了有些贫瘠的泥土,一阵一阵的寒风不知从哪儿起又如何停,吹得人头疼,当地人说得果然不错,那曲,只有“冬季”和“大约在冬季”。

在当地,还有句俗语:远在阿里、险在昌都、美在林芝、苦在那曲,25年间,嘉兴已经在这个最苦的地方派驻了九批援藏干部,今天领着我们采访的就是第九批援藏干部:那曲市色尼区常委、常务副区长吴佳和色尼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臧力铭。

“我们未来想的是通过这个怎么让老百姓获得更大的效益,这是一个核心问题。”

循着吴佳指的方向,我看到一块亮闪闪的招牌——“红船领航 众创空间”,创业的东风越过了横断山脉,在那曲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脚印。这是由第八批嘉兴援藏工作组发起建设的藏北首家双创平台,于2017年12月8日投入使用,如今已经签约入驻36家企业,这里孵化的“酸奶吧”、“藏北特产”、“藏式象棋”等8个品牌在当地都已经小有名气,开发产品156件。原来在祖国的远端,也蓬勃着脉脉生机。

在交流的过程中,我们等来了众创空间的负责人李含勇。他踏着急促的小碎步,边走边道歉说:“刚刚工厂那边有点忙,来晚了。”

想来是产业不小,细问才知道,今年已经是他创业的第十一个年头了。从一户小小的蛋糕店发展到一家解决上百人就业的工厂,李含勇用11年时间陪伴那曲共同成长。我们夸赞他的坚毅和成功,可他却说,这个腾飞的机会还是我们嘉兴援藏干部带给他的。

“红船领航 众创空间”像是一个链接内地的虫洞,将内地的新潮和时尚嫁接到那曲。今年5月20号,众创空间举办了那曲市第一届电商购物节,通过短视频直播、社交电商等时下流行的形式向全国观众全面介绍那曲市色尼区,那曲市市委副书记、代市长才仁郎公也走进直播间展示那曲形象。当天,各类产品的销售总额迅速突破千万大关。

“我们还搞了一个云上牧场,让全国人民来认养小牦牛,等牧民把牦牛养大再出售,现在已经卖了380多头。”李含勇对于电商发展如数家珍。

“我们现在走的是品牌化、标准化的路线。”

从传统到潮流,从线下到线上,那曲的传统畜牧业也走上云端,实现了与世界的一键联通,李含勇也摇身一变,成为了那曲电子商务的操盘手。我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特色产品,想象它们飞入江南寻常百姓家,这是科技的力量,更是人为的力量,东西协作,莫过于此。

“我们不光要给资金和物质上的支持,更重要的是要让当地人实现观念上的转变。”

在这个氧气量只有平原的一半的地方,吴佳立下了自己的援藏目标,他想要让色尼这个意为“捡到金子的地方”名副其实。

“第八批搞孵化,我们这一批要扩大外销,必须抓住那曲的特色,不断扩大销售,建立品牌,增加附加值,这样才能返利于民。而这些,仅仅靠一个众创空间的流量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顺着第八批援藏干部开拓的路子,吴佳他们迎着时代发展的方向,找到了金光闪闪的风口。按照自己的想法,吴佳联系到了嘉兴不莱玫集团的董事长滕志强,这是一家专业品牌电子商务公司,薇娅、李佳琦等带货头部网红都和他们有密切合作关系。

连续多次考察,长达数十个小时的通话后,双方签订了年销售5000头牦牛的合同。按照那曲市羌塘牧业开发欢乐生肖投注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李俊斌的说法,5000头牦牛的销量占了整个销售市场的10%,最少可以带动500户牧民增收致富。而这也是那曲牦牛走向内地的第一个项目,预计年底,那曲牦牛肉将会成为嘉兴人餐桌上的一道美食。

对此第九批援藏干部,也是色尼区农业农村局的副局长臧力铭表示,“一定会抓好这个机会,千方百计供应上,不光是牛肉,还要做奶粉,酸奶等等多样化的产品,打造一个全产业链的牦牛供应线。”蓝图很精细,但具体实现如何,当时的我还充满疑惑。

回嘉之后,我特地去采访了滕总,我直截了当地问他,这个项目能赚到钱吗?

他说能,眼里是自信满满,手底也是动作不断。目前,不莱玫集团已经成立嘉兴鲜笙集公司,投资三百多万元,建造冷链系统,势必要打造“肉牛之冠”。我也充满期待,因为那曲牦牛肉,真的香。

在采访的最后,滕总说了一段和牦牛产业并不相关的话:

“吴区长他们真的很辛苦,为了这个事情很辛苦,我自己去过那曲,我知道那里的情况,在那样的环境下连续高强度的工作,真的不容易,可以说他们的精神是我投资的一个重要的原因。我是一个商人,我知道和吴区长这样有情怀又肯干的人合作是不会失败的,他们真的很伟大。”

同样的情感,在那曲时的我也深有体会。在和每一位援藏干部的交流过程中,他们总说“我们那曲”、“我们色尼”,像个当地干部在自豪地介绍自己的家乡一样,充满归属感。

“我们第一批来的张领队,握笔写字都有困难,但一样坚持下来了”

“我们总说老西藏精神、红船精神,说到底要奉献,要有情怀,有了这些之后只会觉得时间不够用,而不是去顾及苦不苦。”

“除了牦牛产业,我们色尼还引进了嘉兴的服装厂和箱包厂,我们色尼走的是全面发展道路。”

边说着这些,我们边往外走,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,明晃晃的日头悬在半空,还是有不知名的寒风发出猎猎声响,缺氧环境下让我的呼吸有些急促,吴佳催赶着让我们上车吸氧:“我们这儿是这样的,你得适应一段时间才行。”

不知为什么,那一刻我竟有些感动。

在车里,我望着窗外,看着两排矮房不断后退,开始想象一年后的色尼区。那个时候,最近签约引进的服装厂和箱包厂该是建好了吧,这能解决数百人的就业,还能培养一批当地的能人巧匠。

正如浙江衣美集服饰欢乐生肖投注的总经理梁明实所说的那样,“我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他们,然后携手共进,共同推动色尼的发展,我想给孩子们一些温暖的衣服,大家就是默默做自己苦干的工作就可以了。”

我联系到了嘉兴第一批援藏干部领队张全松,听着他回忆过往,感慨万千。他说那是25年前的晚春,电话不通电灯也不亮,甚至连完整的马路也少有,整个那曲地区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,和嘉兴的一个镇村差不多。

我问他为什么坚持,他很官方,回答说是组织任务。可我知道,老张这一生和那曲是再也分不开了。三年援藏工作结束后,他前前后后又去了四次那曲,最近的一次就在2019年,他说他是带着孙子一起去的,想让孙子辈看看爷爷曾经奋斗过的地方。

我又想到了这次采访初到拉萨时遇到的第七批援藏干部领队、现南湖区区委常委、区统战部部长霍忠华,那时他正带着南湖区代表团来那曲慰问。

想必看到如今的那曲,无论是张全松或是霍忠华都会因为那曲的改变而热泪盈眶,我问老张哪里变化最大,他沉吟了一会儿说,“太多了,数不过来了。”那曲现在也有高楼大厦了;有很好的马路可以通向各个乡镇了,进出太方便了;还有很多人会去旅游了。25年,沧海桑田,2019年,那曲市色尼区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达到23.17亿元,农牧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2962元。这是一代代援藏人的努力,看平地起高楼、看格桑花遍植原野。

最后,我请他给援藏干部们一些祝福,他说:“希望所有的援藏干部在保重身体的情况下,尽可能多的为那曲,为色尼做贡献,要把红船精神和国家方针永远放在第一位,希望他们此生无悔入西藏。”

我想这就是第一批援藏干部为援藏事业定下的总基调吧。

最后,再说一桩暖心的小故事。

到那曲的第二天,我们跟着吴佳去了他的联系乡镇——罗玛镇,我看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,便好奇问他是什么。他说我们要去一位名叫次仁多吉的牧民家里,原来是贫困户,现在已经摘掉了帽子。上次去的时候,答应满足他家孩子的小愿望,所以这次带了篮球和书包。我笑着说:“这些都是自费的吧?”

“当然。”

停车后,穿过20米的泥路,再向右转就是次仁多吉的家了,把一间屋子隔成了两边,低矮的房屋有些暗淡,但一家人围拢在一起也颇为温馨。

次仁多吉告诉我,吴区长多次上门和他们交流,让他转变了很多观念,在政府的帮扶下,现在他已经是村里合作社的放牧员,自己家也饲养了13头牦牛,每个月的工资就是3100块,真正靠自己的力量实现了摘掉了贫困的帽子。

出门,我看见五星红旗飘扬在院前,顺着那个方向望去,辽阔无边的草原连接着湛蓝如洗的天空,摇摇明日停留在天际线上,铺开阳光,一地绿草也着上金妆,我望得有些出神了,只觉着有无限的可能就在前方。

回到色尼区政府,在进门处我看着一排云杉树,那是15年前的嘉兴援藏干部亲手所植。15年过去了,大约长到了1.5米高,似一群矮矮的灌木硬生生攀在泥土里存活。但潇潇风声急促地来回扫荡,我听到了飒飒的树叶在摇摆,也听到了嘉兴援藏干部在前进。

是生命呐,是在冻土里努力生长的生命呐,每一个从那曲经过的背影曾经都为这座城市倾注成长的心血。

回程的前一天我采访到了色尼区区委书记李东,想听听他对援藏干部的评价,他说,一批批嘉兴援藏干部敢为人先、甘于奉献、甘于牺牲,用生命践行了治边稳藏的战略,他希望援藏干部能够把会干、善于干,关键是肯干愿意干的精神气留下来。

吴佳在旁边听着连连摆手表示这是谬赞,可我却觉得实至名归。

可惜我们一行记者只是匆匆过客,不能记录援藏工作的万分之一。

到了回去那天,我情绪万千,思索着在那曲的点滴。天空突然飘下淅淅小雪,白雪下应有种子沉睡,是那曲的冬天来了。在流转的光影中,星图不断变换,从一片荒芜中高楼间断矗立,这里的草木经历几百代的枯荣。我回忆起了嘉兴的九批援藏干部,带头冲锋的张全松、王华根、卓卫明、吕亚军、张翼、曹毅、霍忠华、刘德威,以及不幸殉职、把生命永远留在那曲的干爱忠、王卫东,还有此刻正在努力的吴佳、臧力铭。。。。。。他们把自己交融在这里,铸造成永不催折的钢,守着一年又一年的春暖花开,哪怕拄着拐杖,哪怕摸着黑。

山高水远又一年,此生无悔入西藏。


相关链接:极地航拍丨这里是那曲(色尼)——嘉兴对口援建地

 


编辑丨杨彦

责编丨杨明松

嘉广集团全媒体新闻中心

©嘉兴市广电传媒欢乐生肖投注 浙B2-20080098-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103016

亚洲彩票 快乐赛车投注 幸运赛车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 吉林快3 山东11选5开奖 快乐赛车 秒速时时彩 PK10牛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