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嘉兴老人养虫为乐,洗澡喂食还有“独栋别墅”
发布时间:2019-10-07

十年前,我们曾经报道市区泾水公寓有位六十多岁的陈师傅,每年九月十月,就开始养蟋蟀,斗蟋蟀。现在十年过去,陈师傅也变成了老陈,那么他还在不在养蟋蟀,生活得怎么样,我们来看。


2009年9月7日资料  蟋蟀当宠物老陈退休忙




上百个养蟋蟀的罐子摆满了陈师傅家的过道,每个罐子里都有一只雄的蟋蟀。陈师傅告诉我们蟋蟀有红、黄、黑、白、青、紫好几个颜色,这只,是陈师傅养的里面品相比较好的一只。灯光一照呈紫色,这只是紫虫。



陈嘉能:这个虫好在头、牙大(头大牙大打起来厉害?)对,这个颜色很干(这是哪里的虫?)山东。



陈师傅说全国的蟋蟀,山东的最好,这跟土质有关,山东的土含钙高,蟋蟀的牙齿坚实,我们嘉兴的土质偏酸,蟋蟀的牙口不是特别好,嘉兴蟋蟀多是多的,但是几百只里面才能挑出一两只斗起来厉害的。这些买来30块到50块不等,市场上有些精品要卖几千块甚至上万的。买蟋蟀也要练成好眼力。



陈嘉能:一个是头大,一个是牙大,还有一个是相,它上面要有一层好像毛纱一样的东西铺满,那么这个虫看上去要平整,要很规矩,最取决于它的品相好坏(同一个品种呢?)那就不一定,那就要看蟋蟀的养功,怎么养。



陈师傅介绍,养的好,斗起来厉害的蟋蟀叫的声音要宽,叫得要响,声音听上去又急又尖,每次叫的间隔比较长。小区里晚上一停不停叫的没有一只好的。陈师傅今年66岁,斗蟋蟀是陈师傅这个年纪的老伯,小时候经常玩的。这样上百只的规模,是退休之后养的。在嘉兴来说上百只的规模还算可以。小时候玩是因为没有其他东西玩,现在玩是因为生活条件好了,要修生养性。为了让自己的蟋蟀斗志高扬,陈师傅花了不少心血。这些饲料都是按照一定比例精心调配的。



陈嘉能:荞麦、绿豆、赤豆、黄豆、小麦、玉米、西洋参、深山参还有糯米、黑豆,这几种东西这样一两、这个二两拼起来,之后到人家的机器里打磨成粉。


调饲料还不是最麻烦的,麻烦的是每天早上,陈师傅要把这些煮熟的饲料装到一个个小碟子里,每天都要装上百个。这么点东西就是蟋蟀一天的食物。



老伴  朱根娣:他自己不吃,他先给他们蟋蟀吃,早上起来喂鱼、喂鸟、浇花、浇水,看书他晚上看,下午看。


陈师傅最喜欢是养蟋蟀,所以看的书也大部分是关于养蟋蟀的,养蟋蟀、斗蟋蟀在我们国家有几千年的历史,所以也有很多关于蟋蟀有关的故事,南宋王朝有两个恶相,一个是秦桧,另一个便是贾似道后人都叫他“贾虫”,就是因为当年蒙古兵围攻襄阳城下,身为右丞相的贾似道却还躲在别墅里跟几个侍女斗蟋蟀,还跟来禀报的官员说斗蟋蟀也是国家大事。襄阳城被攻破后,南宋王朝也就很快灭亡了。陈师傅说那叫玩物丧志,任何爱好都不能过火了。自己因为家里的大事小事也顾得很好,所以老伴也蛮支持自己的爱好。



老伴  朱根娣:我们家的事情他做了也太多了,买菜都是他买的,烧也是他烧的,我不烧的,他做起来蛮勤快。


但是支持不代表朱阿姨也喜欢,朱阿姨就是不能理解这几个小虫,陈师傅跟他的朋友怎么有这么大的热情。一只蟋蟀的寿命基本上在100天多一点,斗蟋蟀的时间也就是每年九月上中旬到十月底,再冷就要死掉了。这几天正是一年当中刚刚开战的日子,陈师傅家里每天晚上都会来十几二十个斗蟋蟀的朋友。哪怕不是开战的日子,几个老朋友来,一讲蟋蟀就要讲到半夜。



老伴  朱根娣:我说这个蟋蟀有什么玩头,有什么讲的啊,天天讲不完,哎呀他们讲这个蟋蟀没完没了,真的,晚上三四个人来玩,坐在这里喝茶讲这个蟋蟀经,讲讲讲讲到0点。


除了讲蟋蟀经,这几天陈师傅每天晚上都要抓一堆雌的蟋蟀备用,雌蟋蟀不会斗也不会叫,可以一堆养在一起。雌蟋蟀尾巴上是三根刺,中间这根是排卵管,雄只有两根刺。



陈嘉能:我晚上很忙的,都要放雌的放一个小时,这么多蟋蟀,雌的要一个一个放进去,这样的话这个蟋蟀晚上就安定了,它不会叫了,否则的话它叫叫“呼雌”,它就要叫,它叫就证明它要老婆了就这样。(那如果不是两个呢?)那不是两个的话对蟋蟀以后的话斗起来,它这个斗品要差一点。


雄蟋蟀要上战场之前,都要和雌蟋蟀在一起待一会。否则就打不过别人。



陈嘉能:打斗之前一定要放雌的,要“激灵”就是说要给它这个蟋蟀交配好。


要斗的两只蟋蟀先要秤一下,陈师傅非常讲究,先手提秤称一下,接着再放在电子称上称。两只要斗的蟋蟀不能差两个点。为了马上看到战果,陈师傅选了两只嘉兴本地的蟋蟀,要是选品种好的,能斗上二十几分钟的也有。斗之前先要用夹有老鼠须的芡草,这样来回挑拨一下。



打败的这只陈师傅直接到窗口扔掉,因为输了一次基本上是养不好了,每年养上百只跟别人的斗到最后,能自然死亡的也就四五只。


十年过去,还是九月,老陈家的过道上一排架子还是摆满了蟋蟀罐,最上面一排,罐子里装得都是老陈的心头肉,不过跟十年前相比,蟋蟀数量少了很多,从一百多只减少到三十几只。



陈嘉能:现在年纪么也大一点了,养蟋蟀很辛苦的,我现在喜欢么少弄一点,玩一个过程就好了。


每年一到九十月份,蟋蟀开始叫了,老陈的心就开始痒了。今年8月,老陈刚从上海买了三十多只蟋蟀回来,花了千把块。



陈嘉能:五十块一只,三十块一只。(这个价格算高吗?)低的,低价位的。(你有没有想过买一些贵的?)哎呀,没意思,我们退休了以后就是玩玩呀。


养蟋蟀也就100天左右,蟋蟀价格有高低,但是价格高的却不一定斗起来厉害,后期的养护也很关键,养得好事半功倍,养得不好,蟋蟀战斗力就不行,这些外地蟋蟀野性十足,老陈都要精心饲养,罐子里面要垫上白纸,防止它们跳来跳去,把头撞开。甚至还要准备好温水,让蟋蟀洗澡。


洗澡镜头一段  取出放到盆里,网兜按到水里清洗,放在毛巾上吸干水分,再放回罐子,盖上白纸片。



陈嘉能:天热的话,肯定要给它洗澡洗好,再进盆。(为什么要有这样一步?)因为这个蟋蟀是生长在土里面,抓出来以后,身上都是灰,都是泥,脚上都是泥,要给它灰尘都洗掉,这个蟋蟀养在罐子里面就舒服。


这次养的三十多只蟋蟀,不是都能上擂台的。老陈要先挑一批,找出最厉害的。



陈嘉能:按照我现在的身体条件,总归养个八十只,我还管得过来,到后来,这个蟋蟀都要淘汰一批的,为什么要淘汰呢,自己要先打过的,没用的就给它放掉,挑出来的精的,好的,能有资格去打的,那么才能拿出去打。


挑蟋蟀、养蟋蟀,都很花功夫,不过只有前期功夫花下去,才可能得名次。这十年下来,总体上赢多输少。



陈嘉能:辛苦是辛苦,但是心里很开心的。特别是我这个蟋蟀拿出去,跟人家斗了,这个蟋蟀赢了以后,这个感觉不要太好,就是玩这个过程。



老陈平时爱好不多,所有的激情在每年的初秋爆发。在这个老爸的影响下,两个儿子也很喜欢养蟋蟀,他们还帮老陈捉蟋蟀。老陈认为,这个爱好让自己的生活充满乐趣,身心健康。



陈嘉能 :这个过程我玩了,好了,我心情也愉悦了,就这样。

来源:嘉兴小新

编辑:蒋妍

©嘉兴市广电传媒欢乐生肖投注 浙B2-20080098-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103016

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 极速11选5 内蒙古快3计划 极速快乐8 山东群英会app下载 五分时时彩 快乐赛车